一些大图

是最近一点画

火影之论人形炮塔的自我修养

第九章,晓

鼬把所有的卷轴都硬背下来之后,看向酒。

酒看着月读世界的一侧,好像在透过白色的光看着什么。

“酒。”

酒听到声音,看向鼬,“都记下来了?”

“嗯。”

“出去之后我会解除对暗部的幻术,在那之后,你应该会有一段时间不能再来木叶了。”

“没关系,”鼬耸耸肩,学着止水的语气说,“你不是给我了任务吗?这可是会花很长时间才能完成的任务,接下来我可是会变得很忙的,没有时间理你们。”

酒笑了一下,郑重的说,“你一定要好好的,哥哥。”

“我会的。”

退出月读后,酒立刻解除了对周围暗部施展的幻术,并同时控制查克拉像中了幻术一样混乱的流动,脑内和心脏部位的查克拉剧增,撑破一部分细小的的血管,吐了一口血,陷入了昏迷。

而鼬化为...

火影之论人形炮塔的自我修养

第八章,记忆3

最后悔的一句话吗?鼬看着趴在白发男孩怀里的小孩子,默默的想。

酒伸出手,“接下来我会尽量把重要的时间点挑出来给你看,因为月读只有72小时,之后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所以我们得快一点。”

鼬安静的看着眼前幻境发生的一切。幻境的之前中规中矩的发展速度变成了跳跃式的展示。


“在那天之后又过了一个星期。”

“父亲知道了你开眼的事,之后哥哥你被止水哥邀请参与一个演习,让你知道了暗部到底什么样的职业。”酒看着止水的脸庞,说,“也是从那天开始,父亲开始正视我的力量。”

那天父亲正站在池塘边喂鱼。

“这就要走了吗?”

鼬停了下来,答道,“是的。”

“是吗。”富岳顿了一下继续说,“看来村子也想看看年...

火影之论人形炮塔的自我修养

第七章,记忆2

“那次是我第一次透过你的眼睛,看到了这个世界。”

酒挥手,画面迅速跳转。

“三年后,那年,你8岁,我3岁。”

宇智波族地。

以黑白为主色调的大宅被绿色的植物包围着,清风徐徐,明明是盛夏但在这个院子里却感觉不到夏日的炽热,依旧凉爽,水池边上的竹筒因为装满了水不负重负的向下清脆的在石头上点了一下,发出扣的一声。

在家中的佐助正拿着一卷卷轴,孩子幼嫩的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认真的看着卷轴上对于他来说还十分深奥的文字,阅读着,理解着。

突然,他停了下来,缓缓瞪大了眼睛。

“那是……”佐助的面前出现了刚刚的画面。

[是哥哥的同伴……死了吗?怎么会……哥哥那么厉害……哥哥,哥哥他怎么样了?哥……]

[天麻!...

火影之论人形炮塔的自我修养

第六章,记忆1

训练结束后,已经是下午6点了。

和鸣人小樱道别之后,佐助和酒并排走在回家的路上。

酒在思考今天晚上吃什么,而佐助还在练习今天刚学的咒术。

“归命,风之鬼,风起。”石子慢慢浮起绕着佐助转了一圈。

“行了,佐助,今天就先练到这吧,别让别人看见了。”酒阻止了想要重复练习的佐助。

“好的。”佐助点头把石子揣进兜里,开始练习结印。

虽然最近已经没有暗处的视线监视他们两个了,但酒还是不允许佐助在别人面前使用这种能力。

背了整整四个月的书,酒已经知道了自然能量在这个世界要想运用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他之前暴露给了三代目没什么问题,三代目为了保证自己和佐助的人身安全,他是不会说出去的,但要是暴露给其他人那就会引...

火影之论人形炮塔的自我修养

第四话,sasuke&sake

最近这几个星期,鼬先生有些心神不宁。

这是干柿鬼鲛接连观察了好几天得出的结论。虽然想要那副面瘫脸上观察出来什么很难,但鼬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到现在差不多所有的战斗都是他在解决。

干柿鬼鲛是知道鼬用乌鸦分/身去观察他弟弟的,最近晓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有一些不难的小任务,所以干柿鬼鲛猜测这应该是鼬先生的弟弟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而事实上鬼鲛猜对了。

鼬最近正在找能够单独找酒谈话的机会,但……就连休息时间也是安排的那么满根本没有插空的时间啊!

学校休息日。

早上4:30起床,吃完饭开始晨跑,绕村子跑十圈,什么时候跑完了什么时候结束,中途不允许停下。因为这个,佐助不知道去医院住了...

火影之论人形炮塔的自我修养

第三话,乌鸦

自那句话说出来之后的三天。

“之前说过就给你三天时间进行适应训练吧?佐助。”酒掀开被子,对着还趴在床上不想起来的佐助挑挑眉,“所以为什么你现在还赖在床上?”

佐助睡眼惺忪,有些生无可恋的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现在才4:30好不好,昨天不是5:30起床的吗?这么早是要干什么啦……”

“进行正式训练,快点起来。”酒把被子叠起来,放到床脚,然后把佐助从床上拉起来,推进洗手间,“洗手,吃饭,然后我们去晨跑,晨跑之后直接就上学。”

“上学?”

“嗯,三代目已经安排好了,今天我们得去上学。”

“得救了……”

“到学校之后也要背书,”酒无情的说,“要背的书我都给放进你的背包里了。”

“……你是恶魔吗?!”

“...

火影之论人形炮塔的自我修养

第三话,酒

佐助追着酒往家跑,突然一道红色的影子从他眼前划过,让他猛地停了下来,警惕的看着周围。

然后他这才发现。

在树林之中,出现了一些以前并不存在的东西。

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但是好像灰蒙蒙的,看起来……很脏。

“很脏?”佐助压下眉毛。为什么我会这么觉得?

“怎么了?”酒在佐助停下来的时候就站住了。

是错觉吗?“没事。”说着,佐助跑到酒身边,两人慢慢向公寓的方向走。

“你的脚没事吧?”

“没事,不疼。”

“真的不疼?”

“嗯。”

“诶……要我的话这种伤早就疼得不得了了。”

“嘛……说起来,中午饭吃什么呢?”

“不知道。酒你喜欢吃什么?”佐助说完这句话就反应过来了。

“木鱼饭团。”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酒理所当然的说,“果然...

火影之论人形炮塔的自我修养

第二话,佐助

“uchiha sake吗?”猿飞日斩抽着烟回忆刚刚那孩子说的话。

“从此以后,宇智波佐助的事都与我无关。”

像是发出宣告一般铿锵有力的语气,仿佛要把自己舍弃的决意。虽然他说了不是舍弃,但看这样子……

三代目在火影楼的落地窗后注视着渐渐远去的小团扇,只能在心底叹息。

算是已经舍弃了吧。

这样的话,就算是彻底安定下来了。酒抬起头看向天空,本来是应该切发为证的,不过既然酒这个名字是我七岁的时候改变的名字,那就应该不用做了,而且,就算要切发,我这种头发也切不了啊。

酒摸了摸自己后脑勺上胡乱翘起来的头发,默默的叹了口气。

这样,就不用担心会不会伤害到佐助了,回去吧。

“太慢了!”这是酒回到公寓之后听到的第...

1 / 2

© 不辣 | Powered by LOFTER